第六十三章_美貌是长久之计
笔趣阁 > 美貌是长久之计 > 第六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三章

  长寿宫。

  晋王大步走来,宫道两侧的积雪已经融化的差不多了,寒意甚重。

  而晋王的脸色更是冷肃的可怖。

  皇太后已屏退左右宫婢,见到儿子,太后先是一喜,但很快就被晋王的冷漠给伤到了。

  太后见惯权势更迭,收敛了神色,道:“阿蘅,你成婚后怎么也不带着侧妃入宫给哀家看看?”

  晋王唇角一抽,似是嘲讽,“母后还嫌不够丢人?宋家一个瘦马之女都能当上晋王府的侧妃,儿臣难道还应该大张旗鼓的昭告天下不成?”

  皇太后噎住。

  若非当日她想促成宋姗与帝王,也不会阴差阳错害了自己儿子。

  皇太后很清楚,眼下想要缓和母子关系,唯有一个法子可解---

  那就是温舒宜。

  太后没有隐瞒,如实告之了晋王一桩事,“阿蘅,哀家知道你放不下温氏,你是哀家唯一的骨血,你若安好,哀家才能安好。温氏……她迟早还会是你的。”

  晋王对太后的为人已有几分了解,神色一紧,“母后这是什么意思?倘若母后敢动她,恕儿臣届时……不孝!”

  太后的太阳穴直跳凸,晋王越是如此威胁她,她越是厌恶温舒宜,可眼下先缓和母子关系要紧,否则晋王若是不配合她,诸多计划都无法实施。

  太后明显示弱,“阿蘅,你走失数年,母后有生之年能再与你相见,已经是对老天感恩戴德,母后就是辜负谁,都不会辜负你。你与温氏青梅竹马,可她如今是皇上的宠妃,还是四妃之首,你也应该知道,入了后宫的女人,这辈子再想出宫已是妄想。不过……哀家命高人施了祝由术,温氏会逐渐起了刺杀皇上的念头,也会恨上皇上,只要……”

  太后话音未落,晋王当即低喝,“你说什么?!祝由术?母后……您怎会如此毒辣?!”

  祝由术由来已久,虽是禁术,但人的本性贪婪,总有心机叵测之人利用此术,流传千年来从未失传。

  祝由术可改变人的心智,轻易左右中蛊者的意志,迫使他们自愿的作为违背本意之事,使人分不清现实还是幻境。

  而更重要的是,中蛊者毫无所觉,这种蛊深入骨髓,便是顶尖的岐黄圣手亦是探查不到。

  皇太后被这一声低喝震慑到了。

  她捏紧了手中锦帕,对温舒宜的恨意更深一层,但旋即又道:“阿蘅,唯有皇帝没了,温氏才能是你的,何况你就忍心看着你父皇留下的基业,落入旁人手中?有桩事,哀家本不该告诉你,可事到如今,你也应该知道真相了。你父皇,还有先皇长子,都是死于非命!”

  皇太后在不留余地的给晋王洗脑。

  晋王对皇太后的话,只会信一半。

  他在外游历数年,深知祝由术无法可解,只能靠中蛊者自身的意念。

  晋王胸口那股熟悉的刺痛感又涌了上来。

  他自问不是品行恶劣之人,可偏生还是有人因他遭殃、因他死。

  “哈哈哈哈……”晋王忽然大笑了起来,因着笑的过猛,胸腔在发颤,可笑着笑着,他眼中充满了悲鸣和愤恨。

  “母后,从今日起,儿臣与您再无瓜葛!儿臣也不会再踏足长寿宫半步!母后好自为之!”

  试图叫醒装睡的人是多么愚蠢的想法!

  晋王愧对温家,愧对温舒宜,他很难想象的出来,娇娇从九岁起过的是什么日子?!阿泽又是怎么从鬼门关熬过来了?!

  而这一切皆是因他而起!

  太后心跳慢了一拍,当即发了疯一样的大喊,“阿蘅!母后都是为了你啊!温氏中了祝由术,既会杀了皇上,也会忘了皇上,届时大局定,她就是你的了!”

  晋王的笑声平息,眸中只剩苍凉与悲鸣。

  他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不是仍由旁人摆布的木偶!更不想让娇娇也走上不归路。

  “不……母后,真到了那一日,你做的第一桩事就是杀了娇娇。”晋王撩袍跪地,磕了三下,“多谢母后生养之恩,你我母子此生缘尽于此!”

  三个响头结束,晋王站起来,转身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皇太后僵在原地,亲眼目睹晋王的背影消失,她抖着嗓音哀喊,“阿蘅!阿蘅你回来!哀家所做的一切真的都是为了你啊!”

  ****

  温舒宜心中不安,稍作休整就带着参汤前去御书房。

  行至半道,她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长寿宫的方向走来,而晋王也望向了她。两人对视,谁也没有开口,隔着数丈之远,温舒宜看见了晋王眉心一团浓郁的黑气。

  就在温舒宜怔住时,晋王冲着她温和一笑,之后他径直离开,并未留下只言片语。

  温舒宜,“……”

  她未作停留,这宫里到处都是帝王的眼线,虽是很纳闷晋王怎的突然变得那般腹黑,但还是稳住皇上要紧。

  行至御书房外,温舒宜没有淑妃的架子,对李海笑道:“公公,本宫想给皇上送参汤,若是皇上无暇见本宫,就劳烦公公将参汤递过去。”

  皇上若想见她,那就见。

  不想见,那便作罢。

  同一时间,褚彦将殿外的动静听的一清二楚,龙案上的奏折已许久没有翻动,一直停滞在了川西流匪的那份奏折上。

  李海很快上前禀报。

  褚彦的心绪又在几个呼吸之内经历了九曲十八弯。

  娇娇总能将若即若离掌控的极好。

  不纠缠,不疏离,她仿佛能随时做到全身而退。

  思及那些梦境,褚彦九曲十八弯的心绪,又反复翻转,仿佛有一团乱麻将他缠绕,他又做不到一刀砍了这些乱麻。

  “去告诉她,朕……朕政务繁忙,让她先回去。”褚彦低低吩咐,情绪消沉,像是失了意的少年郎君,愁上眉梢。

  李海纳罕,皇上竟然不见昭淑妃,今个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么?

  李海走到殿外,如实禀报,态度依旧恭敬。因为他太清楚,皇上拒绝其他嫔妃是怎样的态度。

  以往都是言简意赅:

  “朕不见!”

  “让她走!”

  “无空!”

  皇上还是第一次解释自己因着“政务繁忙”这才不见昭淑妃。

  这厢,温舒宜闻言,莞尔一笑,“那就劳烦公公将参汤递给皇上,本宫就先回了。”

  李海,“……”

  淑妃娘娘竟然半点不沮丧,还面带笑意的离开……

  他忍不住浮想联翩,今日,皇上和淑妃娘娘之间好生古怪。

  ****

  回到轩彩阁,温舒宜右眼一直跳个不停。

  皇上这是第一次不见她,所以方才在御书房外面才丝毫没有纠缠。她当然不信皇上会突然移情,唯一的解释是,这两日发生了什么。

  她当然也不会想到,她与皇上做了同样的梦境。

  徐嬷嬷宽慰道:“娘娘,今日初五,想来皇上是开始忙政务了,您不要多想。眼下放眼后宫,无人比您还要得宠。”

  真正想见一个人时,别说是政务繁忙了,就是生死关头,他也一定会见。

  温舒宜沉默,温家大仇未报之前,她不能失宠。

  但如今,她争宠的手段,不能再像往常那样欲擒故纵了。

  皇上想要什么,她便就给什么。

  既然皇上不见她,那她就安安静静的在轩彩阁待几日。

  ****

  转眼,三日后。

  李海脚步匆忙的靠近了李忠,他神色慌乱,压低了声音道了一句。

  李忠一惊,“什么?!此话当真?!”

  李海擦了把额头的薄汗,应道:“此事千真万确,淑妃娘娘每日皆由黄太医亲自诊脉,这事错不了。瘟疫事关重大,黄太医不敢泄露,已让轩彩阁的人闭门不出,干爹速速通知皇上!”

  李忠转身时,身子一晃,疾步行至帝王跟前,事无巨细一一禀报。

  褚彦猛然站起身,开腔时嗓音微颤,“瘟疫?怎会好端端的得瘟疫?”

  昨年川西的确起了瘟疫,但疫情已得到控制,不可能传到京城,更是不会让他的宠妃感染上。

  帝王眯了眯眼,那双杀伐果决的眸中溢出久违的杀戮与血腥,他一惯遇事沉稳,但忽的结巴了几下,“去、去……严禁任何人进出轩彩阁,对外就说,淑妃为了朕与大周,闭关茹素一阵子,任何人不得叨扰。这件事一个字也不准泄露出去,传黄御侍过来,朕有事当面问他!”

  他当真懊悔。

  前几天就不该避而不见。

  现在想见也见不到了。

  娇娇心里一定甚是难受。

  他岂能因为一个荒唐的梦境,就否决了娇娇与他之间的深情?!

  褚彦坐立难安,瘟疫之事非同小可,历朝历代以来,人人闻“瘟疫”而散胆,百姓惧怕瘟疫,当权者亦然。

  而这一次温舒宜突然感染了瘟疫,褚彦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是天意。

  ****

  很快,黄太医到了御前。

  他当即跪地,“皇上!老臣无能,没能提前查出异样,请皇上责罚!”

  褚彦这个时候没有那个降罪的心思,“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淑妃的病……是不是染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黄太医露出一抹惊艳之色,但眼下也同样不是拍龙屁的时候,如实道:“回皇上!正是如此!以老臣数年钻研瘟疫之经验,的确可以推断出,淑妃娘娘的病状,的确是染了不干净的东西。”

  黄太医话音刚落,他就听见骨节碰撞的声音在御书房响起。

  一抬眼就瞧见帝王的拳头砸在了龙案上了。

  单是听着这声音也让人觉得生疼。

  黄太医身子骨一抖,立刻表明忠心,“皇上!老臣定竭力救治娘娘!旁的事老臣不敢保证,但老臣对瘟疫恨之入骨,此番不治好娘娘,老臣……就随娘娘一块去了!”

  黄太医师承孙药王,性子一惯跳脱古怪,但医术高超。

  褚彦仿佛是强忍着某种即将爆发的情绪,“黄御侍听令!”

  黄太医颔首,“老臣在!”

  褚彦,“淑妃几时康复,你几时才能离宫归家。倘若淑妃有任何闪失,朕让你阖族陪葬!”

  黄太医身子又是一抖,他只想过豁出他自己的命,没想拖家带口啊!

  张了张嘴,黄太医又选择了闭嘴,他这人好胜心极强,当年跟着师傅游历在外,便接触过诸多与瘟疫相关的病情。他就不信瘟疫一直无药可解!

  “老臣为了皇上,为了娘娘,为了大周天下,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黄太医气势浩荡,如今已一把年纪了,走出御书房时,仿佛衣袂带风,飒气翩然。

  李忠、李海,“……”

  单是看黄御侍这架势,便知他胸有成竹啊,看来淑妃娘娘有救了啊。

  “来人,立刻传忠靖候入宫一趟!”褚彦爆喝的声音从内殿传出。

  李忠戳了戳李海,“火速去请忠靖候,这次是有人真的触了皇上逆鳞了。”

  想动皇上的宠妃,还是如此狠绝的手段?!

  李海会意,“知道了,干爹!儿子这就出宫!”

  ****

  温泽奉旨入宫,得知妹妹染了瘟疫,他忽然想起一桩事,当即禀报,“皇上,前几日宋府一护院刚从城外赶回,且递了一只铁盒入府,后又匆匆离京,据臣所查,那护院是从川西方向归京。臣尚且没有确凿证据,但臣一定会彻查此事!”

  放眼整个朝廷,最想让温舒宜死的,无非就是宋家。

  温舒宜得宠,连带着温泽也崛起,宋家最害怕看见的事终是发生了。

  褚彦眸中溢血,像是活活被气伤了,有种悲愤交加的苍凉感。

  温泽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直紧紧攥着拳头,指甲刺入掌心,他才回过味来。

  褚彦吩咐,“此事交由你全权调查,另外,除却宋家之外,轩彩阁里里外外,不得放过任何可疑之人!”

  温泽喉咙更咽,“……是!臣领旨!”

  ****

  温泽来到了轩彩阁外面,温良还在里面,此刻正由宫婢领着在院中蹴鞠,小东西长高了不少,模样随了温家人,像已故的温大将军,也像温泽。

  轩彩阁被封死,温舒宜单独困于内殿,有专门的人照料她。

  但温良是不可能这个时候带出来的,一旦瘟疫在皇宫泛滥,那真是大周的灭顶之灾了。

  温泽明白这个道理。

  “阿兄!阿兄!你怎么来了?怎的不进来与我玩?”温良一路小跑了过来,如今说话也比之前顺畅多了。

  温泽站在外面,二十五岁的男人眼眶微红,任何言辞都显得苍白,他笑了笑,尽量保持着镇定与稳重,“阿兄就来看看你,再等一阵子,阿兄就领你归家。”

  温良很听话,反正待在阿姐身边,也没甚不好,点头如拨浪鼓,“那一言为定,咦……阿兄怎的哭了?”

  温泽的唇抿成一条直线,“阿兄没哭,是风太大,迷了眼。”

  这五年是妹妹守护他与弟弟,现在换做他来守护了!

  ****

  刚走出皇宫,温泽的脸阴沉到了极致,仿佛是山雨欲来之前征兆。

  一麒麟卫上前,温泽与傅生已不分你我,温泽执掌麒麟卫后,无人敢给他拿乔,“大人,轩彩阁内未必一定有细作,娘娘的一切用度皆是司膳房那边供应,且这次只是娘娘一人感染,而轩彩阁其他人却无恙,属下查到娘娘每日会用一碗血燕,眼下黄太医正在暗中查验血燕是否出了问题。”

  温泽眼眸微沉,嗓音微哑,“让宋家少夫人半个时辰后去老地方见我。”

  麒麟卫从不过问上峰的任何事,是服从命令,当即应下,“是!大人!”

  彼时,温泽还是将军府的长公子,他与胡玥算是青梅竹马,谁都有年少懵懂时,他也曾花前月下,与胡玥倒是有一个偶尔见面的所谓的“老地方”。

  半个时辰后。

  温泽刚到不久,胡玥已风尘仆仆赶来,看得出来,为了见温泽,她亦是积极急切。

  两人一见面,胡玥看着熟悉的地方,难免触景生情,“你还记得这里?”

  温泽没有那个叙旧的心思,“不知宋少夫人这几日可发现了宋府有什么异常?”

  他单刀直入,冷漠的像块千年寒冰。

  胡玥无路可退,宋勤前日已经甩了和离书在她面前,她要想体面的过完下半辈子,手上必须得有足够的筹码。如今温舒宜得宠,温家崛起,温泽更是成了帝王宠臣,她当然想抱住温家金灿灿的大腿。

  收敛神色,胡玥道:“宋家倒是没什么大事,只不过……宋相突然圈了一个院子,里面任何人不得进入,我亦不知发生了什么。”

  温泽剑眉一挑,“可是从三日前开始?”

  胡玥望着清俊的男子,试图靠近了一步,“正是,你怎会知道?”

  温泽并未提及瘟疫一事,他一眼看穿胡玥的心思,答非所问,“我还知宋勤已打算与你和离,因着他要娶白梅梅。有你占着宋家少夫人的位置,宋家只怕高攀不上西南王府的亲事。”

  胡玥面色一白,“温哥哥……我、我知当初退婚伤了你,可宋家欺人太甚,我胡家没有利用价值,宋家就将我一脚踢开。若是就这般和离,我今后还有什么脸面苟活于世!温哥哥,不管是看在昔日情分上,还是看在你我如今共同的敌人份上,你一定要帮帮我!”

  温泽忽的勾唇冷笑,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我要知道宋府那座院子里有什么,你若能帮我拿到,我就替你解决后顾之忧。”

  胡玥心头一喜。

  总算不是她一个人孤军奋战。

  宋相目中无人,宋勤这几年不知收了多少美人,她与宋家早无情分,甚至于宋家对她而言,已是耻辱之地。

  “好!我今晚就能拿到!”

  温泽点头,与胡玥分开后,他又见了心腹。

  黄太医那边很快就有了消息,麒麟卫快马加鞭赶来禀报,“大人,淑妃娘娘每日服用的血燕果然是被人做了手脚,可……司膳房接触血燕的宫人昨夜已自尽了。”

  温泽眸色一冷,“自尽?本宫怎么就不信呢?继续查!自尽的尸首莫要让旁人接触,今日即刻验尸,不得拖延!”

  麒麟卫应下,“是!大人!”

  ****

  夜幕降临,温泽并未等来胡玥。

  他手底下人上前道:“大人,宋少夫人今日不知因何被禁足了,还被宋家打了一顿。”

  温泽唇角微勾。

  看来那座院子的确是关键,所以他才忽悠胡玥去试探,区区一个胡玥又怎可能是宋老狐狸的对手?

  夜色苍茫,一弯细细的玄月在挂在天际,仿佛摇摇欲坠。

  一麒麟卫递了一只锦盒过来,锦盒上了锁,外面还包裹着一层油纸,像是要防备着里面什么东西溢出来。

  “大人,这是淑妃娘娘用过的锦帕。”

  温泽点头,眼中闪过阴厉。

  不多时,夜色愈发苍茫,长安街两侧的酒楼正当热闹时,温泽坐在一侧茶楼的二层临窗的位置,隔着长街,望着对面的雅间。

  他面前忽的坐了一人。

  这人一袭粉色锦缎长袍,身上的披风还镶嵌了雪白色兔毛,绣有盛开的梅花,有一股子浓郁的幽香,整个人看上去风骚的很。

  “阿泽,你这是打算让宋家断子绝孙?”

  温泽挑眉,“你在我身边安插了暗桩?”不然,傅生又怎会知道他的计划。

  傅生笑而不语,他这人一贯霸道,自己的东西,他当然要看紧了一点,“阿泽,你今日用了胡玥当诱饵,着实不地道啊。”

  温泽冷冷觑了他一眼,“这不正是你想看见的,对我还算满意么?”

  傅生心头猛然一跳。

  他一手捂住了胸口。

  糟了!

  这滋味……不太妙啊。

  温泽心烦意乱,索性借着傅生打趣,分散对妹妹那边的挂心,“傅大人,你耳朵红了。”

  傅生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撩了,他迅速恢复如常,正色道:“阿泽,对面茶楼可料理妥当了?千万不要让其他人感染。”

  事关性命,温泽也谨慎,“你放心,我已安排好,除了我的人之外,只有宋勤会接触到瘟疫。”

  言罢,他抓起障刀,站起身下楼之际,对傅生交代了一句,目光从他俊美招摇的脸移到了小腹上,“你快回去,这几日不要外出!”

  丢下一句,温泽带着麒麟卫离开,动作果决迅速。

  傅生张了张桃花唇,突然离开了朝廷权势中心,他真真是浑身心不痛快。

  而且,阿泽方才那态度、那眼神、那语气,都像是夫君对娘子在说话。

  也忒蛮横霸道了些。

  傅生揉了揉滚烫的耳垂,臊的慌。

  ****

  宋勤今日收到一封自称是白梅梅的书信,但等了许久也曾见到人。饮了片刻的温茶,正打算离开,就见以温泽为首,一众麒麟卫火速上前。

  温泽用帕子遮住了口鼻,麒麟卫亦然。

  温泽做了一个手势,麒麟卫当即上前将宋勤制服。

  “你、你们要做什么?可知我是谁?!”

  宋勤就差破口大骂。

  温泽淡淡一笑,“来人,宋公子感染恶疾,恐会波及百姓,立刻将其收押禁闭,不得拖延!”

  “是,大人!”

  温泽又道:“此事事关重大,不可散播一个字出去,以免扰乱民心。着人去宋家送个消息,就说……本官与宋大公子有秘事商榷,让宋家稍安勿躁,等到时机成熟,丞相随时可以将宋公子领回去。”

  只是……到时候宋勤是死是活,他就不能保证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10-1115:58:12~2020-10-1215:22: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绿绿也2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read/31274/

  。新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usec.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gusec.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