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蒋天生之死_活在影视诸天
笔趣阁 > 活在影视诸天 > 第六十六章 蒋天生之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六章 蒋天生之死

  曾云风每天照常地上班打卡,到处巡视,然后收租,回家过二人世界。曾云风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而且枯燥,但是曾云风对于这种简单而枯燥的生活格外地珍惜。

  因为没有经历过乱世的人是没有办法了解,这种简单而枯燥的生活是多么地可贵,这时大山又跑来曾云风的身边打扰曾云风过二人生活了。

  大山到曾云风的耳边说:“大哥,蒋先生在荷兰被人杀了,据传是.....是陈浩南干的,蒋先生带去的人只有陈浩南和他的女朋友方婷回来了。”.

  “哦,是吗。”曾云风淡淡地回答道,其实,曾云风已经早一步比大山接到荷兰来的消息。

  杀死蒋先生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东星的人,东星买通荷兰那边的毒贩,动手杀了蒋先生,但是蒋先生这个人不值得同情,对于经常使用阴谋诡计的人,最终一天掉到阴谋诡计之中再正常不过了。

  此时的陈浩南正在从欧洲的荷兰回到香江的路上,这一次,陈浩南回到香江,所面临的是一次非常重大的杀死龙头事件,搞不好这次陈浩南就会死在香江,要知道杀社团的龙头,各地揸fit人是需要抽死亡签的,谁抽到谁去执行。

  虽然这次,龙头蒋先生已经死了,但是白纸扇陈耀还在,他召集了众多洪兴的各地的大哥开龙头大会讨论这次事情。

  由于整个洪兴对于这件事情了解得不多,根本没有办法确定是不是陈浩南杀了蒋先生。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东星的乌鸦和笑面虎带着方婷来到了洪兴,他们带来了至关重要的证据,其中之一就是陈浩兰和毒贩接触的照片,其次就是将身边方婷作为证人,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陈浩南。

  白纸扇陈耀根据帮派的规矩,抽了死亡签,最后是大飞抽中死亡签,由大飞来解决陈浩南,对于蒋先生的死,曾云风并不是特别地看重。

  曾云风更在乎的是另一个这位蒋天生的弟弟蒋天养,他才是真正能够将整个洪兴带上正途的人。

  黑帮在以后回归之后的过程中,绝对不只是扮演黑势力,而是要逐渐地上岸洗白,做正当的企业,如果还像原先一样收保护费看场子,这种事情是做不成的,最起码也要像曾云风一样,将看场子变成物业管理。

  如果仍是像现在这种模式,以后肯定会越混越不成样子。

  很快曾云风就得到消息,陈浩南带着小结巴,在慈云山的牧师那里养伤,这个陈浩南这是做事一点都不小心,偷偷返回香江,而且伤还没有好。

  曾云风如此轻易就查到他的消息,其他人也肯定查得到。

  而这一次东星的人带着芳婷来到洪兴,很明显是来者不善,但是曾云风并不明白的是东星的骆驼哥不是一个不明白事理的人。

  洪兴跟东星比起来,洪兴的人要多得多,如果两个帮派发生混战,东星一定损失惨重。

  东星只是一些卖白粉起家的黑社会势力,论起打架和砍人,洪兴要比他们厉害得多得多。

  而东星这种卖白粉的,却正是曾云风最厌恶的那种黑帮势力。

  如果你是卖给外国人也就算了,但是你卖给自己的中原人,毒害自己的中原人,跟原来的贩卖鸦片给中原人有什么区别?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为了开拓香江的市场,让一代人又一代人纷纷地卷入毒瘾之中。这是一个中原人该干的事情吗?

  这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原人能做出来的吗?有些毒贩因为良心过不去,还经常自我安慰,我没有让这些人去吸粉,是他们自己吸的。

  你要知道,这些东西一旦被你制作出来,货带到香江,一定有人为了这些东西,为了这些东西的利益而不惜代价地开拓市场。

  曾云风让自己的小弟时刻盯着陈浩南,以防他发生意外。

  很快,曾云风就收到风声,东星的人已经找到陈浩南的所在。

  陈浩南做了这么多年老大,怎么现在做事还是这么毛毛糙糙?陈浩南现在躲在牧师的家中,一旦东星找到他们,不光是陈浩南,包括牧师的家人都要受到伤害。

  但曾云风也听说,这位牧师原先就是混江湖的。大山很快地来给他的大哥汇报东星将陈浩南的马子小结巴抓走了。

  这次陈浩南避无可避,肯定要去救人,在曾云风的心中,洪兴的事情不管怎么处理,都轮不到东星来插手。

  尤其是现在大飞正在满城满香江地把陈浩南刮出来。

  此时,如果让陈浩南落入东星手中,这不是打洪兴的脸吗,曾云风当即决定去救出小结巴,曾云风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些黑帮人士总是搞不清楚一件事情,老是欺负这些别人的家人。

  祸不及妻儿,这种道理不懂吗?但凡是遇到这种人,曾云风向来是把他往死里整。

  曾云风很快就集结了大概100多个小弟赶往小结巴被关押的地方,东星这些卖粉的手里肯定带着枪,看来曾云风自己不光光要带些道具,枪也是必要的。

  而手枪对于曾云风来说,就像一个威力十分巨大的暗器,曾云风再顺手不过了。

  曾云风就算不使用枪,单单使用子弹或者石头,就可以达到类似于子弹的效果。

  弹指神通可不是白来的,东星也是胆子大居然敢把小结巴藏在香江仔,这里可是洪兴的地盘儿啊。

  曾云风带着小弟浩浩荡荡地从这废楼里进入,还听见上面还传来一阵阵笑面虎乌鸦以及陈浩南的笑骂声。

  早知如此,你陈浩南把小结巴,送到另外一个地方不好吗?被人家一抓一个正着,何必搞这些繁琐的事情。

  乌鸦和笑面虎,看着曾云风带着浩浩荡荡的小弟赶到这里。

  乌鸦和笑面虎脸色凝重地说道:“风哥,你搞什么啊?”。

  曾云风看着他们也问道:“你们搞什么?不知道洪兴满香江地想把陈浩南刮出来吗?你们把陈浩南藏在这里你们想干什么?跟洪兴作对吗?是不是陈浩南杀蒋先生的事情,你们也有一份。”。

  栽赃嘛,这种事情曾云风是张嘴就来。

  乌鸦脾气更火爆张嘴就骂说:“冚家铲,你眼瞎啊,你没看见陈浩南是来救他马子的。”。

  曾云风看了一眼,被绑起来的小结巴说了一声:“哦,这个是陈浩南的马子,好,那这个人得交给我们洪兴,陈浩南也不例外,算你们帮了洪兴一个忙了”。

  乌鸦在一旁火气越来越大继续骂道:“妈的,老子说话你听不懂,是吗!”。

  说着掏出一把枪来指着曾云风,曾云风看着指着他的枪口,又看了一眼乌鸦说道:“怎么,乌鸦,你是想和我拼命吗?那你要想好,只要你动了枪,抠下扳机,我杀你可就是合理而且合法,死了也白死。”。

  “你可以试试看,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动作快,你我之间就离了两步的距离,你也知道我是洪兴最厉害的红棍,你这周边的这几个小弟加起来也不过30号人,我外面还有100多个小弟等着刮你。”曾云风继续说道。

  “你们有多少子弹?你应该也知道你这30个小弟在我面前,跟没有没什么区别,就你那点算计,就不用拿出来献丑了,这把枪护不住你和笑面虎,如果您有把机关枪,今天我搞不好还会有点怕。”曾云风说道。

  乌鸦听了曾云风的这番话,心中有些发虚,低头问了问旁边的笑面虎,说道:“这个扑街仔曾云风真是他妈难缠,有什么办法把这货给打发走。”。

  曾云风对着笑面虎说道:“好啦,阿明,我知道,乌鸦他这个没头脑的根本做不了主,你考虑一下,是把陈浩南和这个他马子一起交给我呢,还是要准备和洪兴开战。只要你说一句开战,我今天就把你和乌鸦都留在这里,我说话从来都是一个唾沫一个钉,从来没有含糊的时候,你考虑一下,我先抽根烟。”。

  曾云风说完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包万宝路拆开烟盒,拿出一根万宝路,用打火机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吐了出去。

  乌鸦看见曾云风还在这里十分惬意地吞云吐雾,气不打一处来:“阿风,你什么意思?”。

  曾云风将即将抽完的烟扔在地上,用脚碾了碾说道:“我什么意思?这还不够白吗?陈浩南是杀害蒋先生的凶手,必须带回洪兴处理,而陈浩南的马子作为洪兴人的妻儿,也必须由洪兴人进行处理。”。

  曾云风嗤笑了一声说道:“至于东星的人想要插手这件事,先要问过我及我手底下的这些兄弟,我的意思很明白也很简单。这两个人我必须要带走,我的时间很宝贵,晚上还要去赛马场赌马没有空跟你们在这里干耗。”。

  “操,乌鸦穿衣品味真他妈差,脖子上带根狗链子,身上穿得破破烂烂,你是从哪里学的穿衣风格?好啦,不跟你们在这里边瞎扯了,赶紧做决定,要打就打,不打就滚。”曾云风说着挥挥手,让大山去解小结巴的绳子,顺便抓住陈浩南。

  笑面虎拉住准备上前阻止的乌鸦对他摇了摇头。

  乌鸦看到笑面虎的暗示,也就不再阻拦曾云风带着陈浩南离开这里,中途曾云风去餐厅吃了饭,在半路上就让大山将陈浩南留了个空子放走。

  曾云风吃完饭擦完嘴,然后大山和众位兄弟说了一声:“陈浩南这个衰仔逃跑了,好,我们继续去抓陈浩南,”。

  可是曾云风带着众位兄弟却是转道晚上去沙田赛马场赌马,然后去洗浴中心,身后的小弟一阵欢呼。

  大家都知道,曾云风可谓是洪兴里赌马最厉害的人,基本上买个三场到四场就会中两场,这样的概率已经是非常的高了。

  所以跟在风哥的身后一起买马,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而且来钱也很正,不怕被条子查,这些钱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给自己的父母以及亲友,如果真的下了重注,搞到一套房子,这两年洪兴也没白混。

  求推荐收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usec.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gusec.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