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一十四章 谋划江南地_活在影视诸天
笔趣阁 > 活在影视诸天 > 六百一十四章 谋划江南地
字体:      护眼 关灯

六百一十四章 谋划江南地

  “王上雄才大略,完成了前宋几百年都没有完成的伟业。”张邦昌额头生汗拍着马屁道。

  曾云风摆摆手说道“这才哪到哪儿,先祖曾今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为目标,可如今这天下还未一统,燕云之地,只不过是一小步,有了这条屏障,这中原大地我想治理起来应该就不那么复杂了。”

  曾云风看了一眼张邦昌说道“我不要多,我要你两年之内供给4000万石粮草,建立大小军属常平仓13个,你能做到吗?”

  张邦昌愣了愣神,没想到曾云风会说这样的话“如今的基本上整个淮河以北皆是由我控制,接下来半年之内的大战估计会连绵不绝,你的粮草一定要到位,否则你的人头难保!”曾云风眼光和睦地看着张邦昌可说出的话冷冰冰硬邦邦。

  张邦昌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可是如今在相州,宗泽还在。”

  曾云风挑了一眼张邦昌说道“”这些你不必担心,我想赵构不敢与孤开战,相州如今被我围困在中间,孤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只不过还想给他留一条活路!”

  “如今相州三面皆是我军,若是他还不识相,早退以图后进,才是正理,否则败亡是迟早之事,再说你以为为什么我说淮河以北,因为那是我控制的流域,否则他们连河都过不了。”

  张邦昌眼神眼中的瞳孔微微睁“王上,你是把淮河以南.....”

  曾云风看了一眼张邦昌说道“不错,孤准备将淮河以南丢给了赵构,不过他要向我称臣纳贡,反正他们也习惯了,向谁纳贡不是纳!”

  张邦昌吞了一口吐沫,没想到这位柴进口气这么大,如今他没有登基,也没有得到所有宋廷旧臣或者前周旧部的拥护,更不要说将领,可是他敢张这么大的口,要宋廷称臣纳贡,当真好大的口气。

  再说现在他是周边皆是大敌,除了西夏没跟他交战,估计现在的宋庭乃至于金国都想置他于死地,只不过暂时打不过他。

  曾云风似笑非笑的看着张邦昌说道“是不是觉得我的敌人太多,你有点不安心呐!城头变幻大王旗,也许在下一刻是不是?”曾云风的笑意让张邦昌不寒而栗。

  “你放心,我既然能把金兵打退,夺回燕云十六州,收回中原之地也就不在话下,至于宗泽那个老家伙我会把他赶到淮河以南去,你只要想办法把这片土地清理出来,把粮食种出来,你就是大功一件。”

  “可是若是两年之内你交不上来4000万石粮食,你就提头来见。”曾云风的话再次让张邦昌脖子一硬。

  这个前周柴氏后裔,一个造反的贼子如今当了王,现在说的话他也不敢不遵守,他的妻儿老小乃至于家里群族的人都捏在他的手中,但凡是有一丁点不遵守,他相信这个叫柴进的草寇变成的王肯定会杀了他。

  “可是王上如果我强力去争取4000万石的粮食,到时候民众皆反啊。”

  曾云风笑意盈盈看着张邦昌说道“孤,让你去催逼这些民众了吗?”

  张邦昌听完只觉汗流浃背,不去催告民众,那就是要催告这些达官贵人了。

  “怎么?不敢对抗对抗这些世家贵族。”曾云风笑的让他害怕。

  张邦昌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曾云风笑笑说道“当初这些人敢背叛大周,如今也就不是我们的达官贵族,他想投靠我,孤还不想要,就是当草寇落草也得有个投名状吧。”

  “孤要4000万的粮食一统天下,他们不帮我凑齐,还指望我保护他们的家产妻儿老小吗?”曾云风的话说起来像个土匪一样,张邦昌也很无奈,跟这样的土匪一样的王说话他是很吃力的。

  “去吧,不必再多说了。”曾云风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赶走张邦昌,张邦昌用手上的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对着曾云风施礼退了出去。

  这时,李应交代完事重新走进了亭子里,看见张邦昌慌张张的退出去,有些好奇的看着曾云风说道“哥哥,你这是又在压迫他。”

  “曾云风有些好笑的说道,我不压迫他,难道压迫你呀?这些世家大族如今都是些藏头草,不给一点压力给他们,他们怎么知道该投向何处,归向何方呢?”

  “可是哥哥,如今你这么一做搞不好很多世家大族都要随康王赵构南下了。”

  曾云风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说道“南下了更好,怎么,你也听到康王赵构要南下的消息了。”

  李应无奈地笑笑坐下。端起桌上的茶碗吹了吹说道“哥哥,如今相州被我们三面夹住,三面围攻,只不过我们还没有动手,赵构他就是我们嘴边的一块肉啊,换做是谁谁也不可能在这个地方想继续待下去,康王赵构如今是赵氏唯一能够继承皇位的人,他如果再不走,那不就是找死吗?”

  “跑,他们能跑到哪里去?”曾云风不屑道。

  “可是哥哥,如果你把康王赵构以及支持他的世家贵族都推到他那一边,那他南下岂不是可以划江而治。”

  曾云风哈哈笑了笑,说道“你呀,你跟了我这么久,难道不知道没有水师的国家,谈何疆界可言!”

  李应听得一愣,接着又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哥哥所说不错,如今江南之地虽有崇山峻岭阻挡,又有淮河为界限,也没有外敌,只有我们与大齐与它相邻,但是有一点却是不可避免,也防不住,那是那就是有漫长的海岸线。”

  曾云风笑笑说道“海疆也是疆,宋廷如今的水师完全就是一些河中的鳖船,一道大海之上,如何能拦得住我们。”

  李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说道“哥哥,你这是在养羊啊!”

  曾云风看了一眼李应吹吹茶,继续喝一口道“果然,你还是最先看明白的,你可知江南之地现在最缺什么?”

  李应摇摇头。

  曾云风笑着说“人!”

  李应恍然大悟,曾云风继续说道“先祖欲要十年扫平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使天下太平富足,岂能我一人努力啊!”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usec.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gusec.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