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七十三章 生死大恐怖_活在影视诸天
笔趣阁 > 活在影视诸天 > 五百七十三章 生死大恐怖
字体:      护眼 关灯

五百七十三章 生死大恐怖

  孙德海连忙咽了一口唾沫,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个噩梦,像是从水里逃出的一条鱼,拼命的喘息,醒来的小妾穿着肚兜给孙德海倒了一杯茶,点燃烛火,孙德海擦了擦额头的汗,接过茶杯。

  孙德海端起茶杯喃喃道“还好,还好,这只是一个噩梦,只是一个噩梦!”可是他手抖着端起茶杯,一瞬间瞟上自己的右手,一道紫红色一闪,他的茶杯砰的一下掉在地上,碎成八瓣,这时他张开手掌清晰地看见自己的颤抖的右手手手心里分明印着一个死字。

  他看着这个死字,两眼一翻啊的一声又晕了过去。

  身边的小妾焦急着扶着他,急忙的说道“主君!主君!”

  过了好久,孙德海才悠悠转醒,等他再次醒来时,床边边已经围了很多人。

  孙德海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慢慢地展开自己的右手,他此时的右手里满是汗水,可是那个紫红色的死字仍然是清晰可见,他用左手使劲地在自己的右手里拼命的抓挠,但是那个紫红色的死字怎么也弄不掉。

  孙德海紧紧地捏起了右手,躺在床上,眼泪直流,旁边的小妾看见孙德海拼命的流眼泪,也跟着哭嚎起来,孙德海啪的一巴掌打在小妾的脸上,恨恨的说道“闭嘴,我还没死呢,哭什么哭?”

  孙德海睁大着眼睛瞪着家里的楼板,从三更天等到了天光大亮,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叫到“管家,李管家”

  管家走上前来说道“主君,有什么吩咐。”

  “快去将张进家的田契全部还给张进,再给我备车,我要去给张进赔礼道歉。”

  李管家有些目瞪口呆,不知道主君发了什么疯,对着他道“主君,你不是前几天才收了他家的十亩水田吗?怎么今天又?”

  孙德海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李管家的脸上说道“老子叫你去你就去,废什么话?再敢多说一句,仔细你的狗头。”

  李管家捂着自己的脸,连忙称是。

  孙德海早上匆匆的吃了点东西,就上了马车,赶到了张进的家里。

  此时,张进正在家中服侍老母,一口一口的给老母亲喂着汤水,张进的家中家徒四壁,连四处的墙屋都漏风。

  张进一看孙德海就讥讽的说道“你还来干什么?我家里的田地不都已经被你弄走了吗。”

  孙德海脸上尴尬不已,脸色僵硬笑了笑说道“张兄弟,这件事情是我孙德海做的不对,你家里的田亩田契都还给你,另外,这是我一点点心意,”说着让管家端上了十两银子给了张进,这才说道“让伯母好好的看一下病。”

  张进一把将李管家端上的银子扫在地上,说道“我不要你假好心!”

  张进的举动虽然让孙德海有些恼火,但是孙德海仍然蹲在地上,将十两银子一枚一枚捡了起来,重新放在盘子上,牵起衣袍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道“千错万错都是为兄的错,为了伯母病情考虑,请兄弟务必收下我的礼物!”说着又磕了一个头,这举动把管家和张进以及他的老母都搞蒙了,他的老母朝他摇了摇头,张进这才没有继续拒绝。

  待到孙德海走后,张进看了看桌子上的银子,又看了看自己的老母亲,在看了看自己家徒四壁四处漏风的房屋,有些愣神不知道这孙德海发的是什么风,怎么突然间像是转了性子一样。

  孙德海从张进的家里回来之后,在家中。饭桌上坐了许久,中午的饭他一筷子都没有动。

  他一直在思索着什么,李管家凑上前来说道“主君,你吃点午饭吧,你这样下去,身体可不成啊。”

  这时孙德海问李管家道“李管家,你可知道谢必安是什么人?”

  管家在听完,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晓。

  孙德海此时已经满满心都是疑惑,对于那些人,他是一个也不知道是谁,除了记得有一个人是阎王爷,其他人他一个也搞不清楚,只是还记得一个白袍的叫做谢必安。

  孙东海又继续说道“李管家,这梁山泊附近是不是有一个龙王庙啊。”

  管家点点头说道“确实是一个龙王庙,而且还不止一个,这梁山泊附近有好多个龙王庙,不知你说的是哪一个?”

  孙德海直接说道“管他哪一个,你每一个都给我备百两银子的厚礼,再带一些香烛,每一个庙都给我拜一遍,不,我亲自去。”孙德海说着穿起衣服。

  整整三天,孙德海将梁山泊附近的龙王庙跑了个遍,但是他仍然不知晓那些人究竟是谁。

  直到在济州附近的一个小小龙王庙上完香之后,听到一个邋遢的道士说道“这阴间呢,有十大阴帅,其中呢有两人一人身穿白袍,一人身穿黑袍,专管人间拘魂之事。”正准备的孙德海陡然一个激灵,连忙窜上去,抓住道士的道“白袍,白袍人是谁?”

  道士有些诧异,看着孙德海道“这白袍人当然是阴曹地府的两大阴帅之一,谢必安!”

  此时,孙德海的心里如同洪钟大吕敲响,连忙抓着道士的手说到“谢必安,谢必安!”那他头上是不是戴着一个白色的高帽子?”

  道士很奇怪的看着孙德海道“确实戴着一个白色的帽子,白色的高帽子上写着四个字‘一见生财’。”

  孙德海听完犹如被击中灵魂,在回去的路上也浑浑噩噩。

  一连七天,孙德海都是精神恍惚,他每天都嘱咐管家修桥铺路,捐献银两。

  而且他每天早上起来,他都要看一看自己手里写的那个死字,那个死字仍然没有丝毫的变淡,还长在他的手里。

  济州所有大大小小的庙宇被他跑了个遍,他也跪了一圈,可他手里的字仍然没有消除,直到再次回到济州城,听到一个游方的道士问一个百姓城隍庙在哪里,他想去借宿一晚。

  这时,孙德海仿佛想起了什么,连忙对着李管家说道“李管家,李管家,快给我准备一万两银子,送到城隍庙,送到城隍庙。”

  李管家也不拒绝主君的话,这几天他发现了主君神思恍惚,花钱如流水,可主君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花了这点钱。

  阮小七最近这段时间频频的出差,现在他只要一听别人说自己是活阎罗,他都笑不出来,刚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兴趣现在他当阎王都当得想吐了,这段时间他见过了太多的腌臜事,这些个人一撅屁股,他就知道他们要拉哪些臭屎。

  好多次,他都想把刀抽出来,把那些人活活给剁了,实在是自己的哥哥柴进不允许他这么干,说是要细水长流。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usec.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gusec.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