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爱情的美妙_活在影视诸天
笔趣阁 > 活在影视诸天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爱情的美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七十四章 爱情的美妙

  曾云风舔舐了一下,发现都有些血腥味了,但是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曾云风可不能让她反客为主。

  曾云风反向的狠狠的像小野猫吻了回去。这一下就是吻到到了烟花结束。

  “在那儿呢!”此时管理天坛的人早已经纷纷闻声而动,怀中的小野猫儿还在不停的喘息。

  曾云风抱着小野猫儿转身就跑,要知道这次自己可是犯了禁忌的,第一晚上私闯天坛还不买票,现在可是有管理处的。

  第二在天坛附近放烟花,还好,自己那个帮凶离得远,估计早就跑了,回头自己得好好感谢他。

  可是那个帮凶今天晚上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浪漫的手段,虽然这些手段在新的21世纪并不算什么,可是在现在可以称得上说是惊世骇俗了。

  一路跑回前门楼子,小野猫扶着膝盖喘息着,可却面带笑意,眼眸中柔情似水波荡漾。

  只为了这个眼神,曾云风觉得一切都值了。

  男人有人说是下半身动物,也有说男人性情动物,男人是最容易被柔情折服的,每个人都有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哪怕他看起来再坚强。

  男人有时冷酷的令人发指,有时候他的柔情让人怜惜动容不已,真的动了情,他什么都豁的出去,真的伤了心,那他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劝世人不要玩弄别人的感情,无论男女,美好的心灵在强烈的打击下最容易瞬间堕入黑暗,引发极端事件,爱与恨有时只有一念之隔。

  这些东西曾云风可是准备了很长时间,还有好几个方案,只是一直找不到好的时间段。

  这次小野猫儿既然放话,那自己可就不客气了,这次顺利收得美人归,他是大获全胜。

  这件事情不仅是曾云风,整个京城很多住在天坛周边的人都看到了,也注意到了空中的那朵烟花。

  这一下子,可是捅了马蜂窝了,还好,曾云风溜得快。

  冷了一段时间,曾云风又拎着酒,带着小野猫儿去看他爷爷。

  有些时候曾云风有点儿介意,因为自己原先跟韩春明是平辈相交,可是要是跟自己的这个小野猫儿在一起了,那可就变成了韩春明的晚辈,这次也算是见家长了,曾云风这边小野猫她都见过了。

  曾云风和自己的小媳妇儿小野猫儿到了这位老爷子的院子里的时候,枣儿正在跟关老爷子唱着戏。

  关老爷子躺在摇椅上,手里扣着个小茶壶,夏日的清风吹过藤蔓,带来一阵的碧玉的清香,老爷子一边听一边用手按着节奏拍打着小茶壶,别提多惬意了。

  “爷爷!”曾云风可得上赶着打拍他的马屁啊,现在要娶他的孙女儿,上前就叫爷爷。

  “谁是你爷爷!”这个关老爷子可不同意。

  曾云风可是自己徒弟的哥们儿。

  但是他的孙女小懒猫儿却说:“我同意就行。”

  “不行也得行?”关老爷子睁开眼转头看着小懒猫道。

  “那是!”小懒猫儿却说道

  关老爷子于是说道:“那就改口儿,孙子!”

  曾云风赶紧到关老爷子面前说道:“爷爷您说!”

  关老爷子说:“孙子,啥时候喝喜酒啊?”

  “这事儿,您得问您孙女。”曾云风只能说

  “我爸我妈下个星期就回来了,不过具体怎么办还得听您的。”这个时候小懒猫儿说

  “我徒儿怎么没来呀。”关老爷子问了一句。

  “还说呢,春明他妈,11天去了我们店里七八趟,他人一点儿动静没有,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曾云风接着道,

  “没动静儿,那就是回来了,要办,你们俩一块儿办。”关老爷子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道。

  曾云风突然感觉到周围的场势发生了一阵阵奇异的波动,这种波动似曾相识。

  曾云风的婚事有着落了,他兴冲冲的去找韩春明了。

  趁着曾云风离开,而这边的关老爷子现在问她的孙女儿:“小懒猫儿,爷爷给你找的这个怎么样?”

  听得小懒猫一声娇嗔:“爷爷!”

  关老爷子喝了口小茶壶的茶道:“吹,不行就吹,没关系,我看你还能不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

  小懒猫儿道:“我凭什么吹呀?我才不呢!”

  曾云风刚在门口儿就碰到了韩春明,老爷子也不知道是猜的,还是感觉的。

  韩春明可算是回来了,他的那个媳妇儿苏萌都快要跟他吹了,他还在外面捞明朝的家具。

  你说她的心都花到哪里去了?他这是非要把他的媳妇儿培养成跟他一个爱好,一起找家具,一起找收藏品,要不然他媳妇儿很难跟他有共同语言。

  你想想看要是你嫁了一个丈夫,天天这个丈夫野在外面不回家,成天在外面搜箱倒柜的,找别人的家具,搜罗别人的古董。

  一个月十天半个月见不着人,这些玩意比你还重要,你说你急不急。

  曾云风看到了,韩春明当然是单刀直入,直接说:“你师父说了,让咱俩抓紧把婚礼办了。”

  韩春明一脸笑的道:“小懒猫儿,答应你了吗。”

  “我可比你快多了,用不了十年时间”曾云风直接说。

  “你那个都快赶上唐僧取西经了都,唐僧取西经用了14年,我也不知道你要用多久,我这边儿是已经搞定了,我父母这边儿都已经见过了。”

  韩春明听到这些话箍着曾云风的脖子说道:“哎哟,你行啊,我说你丫跟我这儿装。不过你这事儿得等几天,等我跟苏萌他大舅商量好了,把这饭馆儿改成聚半仙,到时候咱们两家饭馆儿一起,张灯结彩。”

  虽然曾云风是同意的不能再同意了,可是曾云风也知道这哥们儿想要结婚。真的比取经还难。

  这一次啊,自己估计等不了,他这次婚礼估计又要黄。

  韩春明也真是不靠谱儿啊,把他女朋友扔在家,反正他女朋友都快急死了。十几天的时间,搁谁不急呀,遇到这种事情。

  曾云风已经完全习惯了,你说这种事情苏萌向谁说去,加上他们两个若即若离的状态,曾云风也懒得管。

  一晃几年就过去了,曾云风的事业和韩春明的事业蓬勃发展。

  曾云风的资产也打着番往上滚。

  这些资产曾云风从来不自己去打理,都是交给经理人团队打理。

  而且在香江,他在米国雇佣了律师团队和财务团队专门处理这种事情,因为很多企业用的是外资企业的壳子。

  1987年,曾云风特地在米国捞一笔,而且在悉尼伦敦纽约香江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历史性下跌。

  这一次下跌,曾云风知道原因具体不明,可是能够趁机收割一波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这次让曾云风一下子就赚了接近一个亿美元的金额。

  这么多钱,不可能一下子全部返回国内,只有陆续的在香江慢慢地投资流转回国,现在内陆首先对香江资金开放是比较早的。

  而其他的资金也渐渐的返回,这一次可以说是曾云风的一次豪赌,如果这次赌输了,其实曾云风损失的就是香江的很多企业,可是如果赌赢了,这些企业就会得到非常多的资金储备,蓬勃发展就在眼前。

  这几年,曾云风的产业发展的一直都很稳定。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usec.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gusec.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