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太后的私心_活在影视诸天
笔趣阁 > 活在影视诸天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太后的私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太后的私心

  这次真的搞不懂这些个蒙古人图什么?这么疯狂的跟大明在京城下死磕,蒙古的首领也已经被曾云风杀了好几个了,他们还坚持不懈的在打京城,真搞不懂他们是怎么想的。

  而且这么多骑兵疯狂的攻击京城,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襄阳这个地方蒙古人打了那么久,京城的城墙比襄阳还高,没有优良攻城器械的瓦剌是怎么想的,而且城头还有炮,打起来跟下雨一样,纯粹是送死。

  京城城高沟深是靠骑兵能攻得下来的吗,而且各地的勤王兵马都在赶来,光是山东的备倭兵就将近二三十万,还有西南边境和西北的军队还没调过来。

  十天之后,整个京城估计能集结100万部队,这15万的草原骑兵是不是疯了,居然跟这些大明步兵打守城战。

  瓦剌他们难道真以为宣德朝正统朝这几十年不打仗,三杨这几个老家伙真的是吃干饭哪,五十大军敢给皇帝带着玩,他们哪里来的底气,这就是底气。

  “侯爷,侯爷,快来,快来,出大事了。”副将跑过来说道。

  郕王朱祁钰看到牙齿都要咬碎了,太后看完直接软到在地。

  曾云风出来一看也呆了,这些人真玩的出来,这草原部落也是无耻把皇帝朱祁镇直接扒光了绑在竿头,用马拉着到处跑。

  这一下子让所有的大明军队士气瞬间低落道冰点,还打个屁啊。

  原来他们是这个打算,只要皇帝在他们的手里,这些部队士气就提不起来,估计也只有像曾云风这样的不忠之人才能不顾及,土木堡一战,他差点就把皇帝直接炸死,太后嘴上不说心里不知道怎么恨他呢。

  只要这些蒙古人攻破了京城,整个江北之地,任他们予取予求,京城九门所有的部队都士气低落,只要这个皇帝被光着拉出来,部队士兵连仗都不想打了。

  现在估计也只有像曾云风这样脸皮厚的还能够活下来,主辱臣死,按照现在的逻辑,大家都应该自尽了是才是。

  “侯爷,想想办法啊!这还怎么打啊。”副将苦着脸说道。

  “我他妈有什么办法。”曾云风怒吼道。

  曾云风发誓要把这些蒙古人全部杀掉,这种损招不可能不会是也先想出来的,十有八九是被俘获的汉人做的,搞不好就是那些太监。

  如果曾云风使用神思是能够救回来皇帝,可是曾云风一点也不想救,他觉得这个皇帝救不救没有什么意义,不值得,他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

  而且曾云风一旦施展超能力,自己的家人以后就会永无宁日,他也知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废掉这个皇帝,另立一个新的皇帝,但是他不能先开口。

  曾云风可以十分断言的说,这位皇帝走到今日,这位太后在后面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就是因为这位太后的私心把这个儿子惯上了天,才会死这么多人。

  当年在这个小孩子还不会说话的时候,曾云风就警告过这位太后了,但是她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他是我儿子,他是皇上,他们怎么可以怎么对他,让我怎么跟先帝交待。”太后依靠着城墙的垛口激动愤恨的发抖。

  “太后,皇上如果真的是神,那天下就不会有战争有灾荒,刘家的汉朝,李家的唐朝,赵家的宋朝,这些都是得了天下自命天子,还不是最后失去天下,亡了国家,苦了百姓,子孙蒙尘染垢,任人欺辱。”于谦痛苦的跪下劝道。

  旁边的将士都是默然不语。

  于谦在太后面前真的说了真心诚意的话,曾云风这个冷血和铁石心肠的人在一旁听着都动容,可是这句话臣子不能说,说出来不君不臣,可实话就是难听,他们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于谦说:“太后,你错了,太后身为母亲,心里自然难过,可是死的那些人,那些被祸害全家死干净的那些百姓,他们没有父母兄弟吗,他们没有母亲哭儿子,妻子哭丈夫吗?”。

  “太后,于谦和兵部尚书只是差了一件红袍,而皇帝和姓朱的倒霉蛋,他们只差了一件黄袍而已。”

  “我们为什么要打这一仗,我们为什么要保护大明血战至死,难道是为了城外那个不争气的皇上哭,做母亲的可以,做太后的,您错了!”于谦哭泣着以头叩地,边叩边痛苦地摇头。

  于谦哭喊:“您如果这样想,现在就杀了我,我是在替一群蠢人拼命,这些大明的将士是在替一些蠢人拼命,士兵们觉得很难过,很丢人!”

  “他们觉得这场仗打得没有意思,士气不是严重受挫,而是降到了冰点了,没有人敢开枪,没有人敢射箭,大炮也哑巴了,这样再过两天,就会有投降的人了!”于谦又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如果当年劝这位母亲的这位太后的是于谦该有多好啊,曾云风的嘴巴太笨了根本说不动她,现在的恶果其实就是当时酿下的。

  紫禁城朝廷大殿朝议,一番纠结的皇太后孙若微终于下定了决心。

  “皇帝亲征,轻率从事,尽丧过三大营精锐,宠信阉竖,正道不行,今日在城外被辱,又乱我军心,我身为太后,遵循祖宗家法,废帝,立太妃之子,朱祁钰为君,年号景泰,代帝监国。”这位太后道。

  曾云风在下面听得眉头直皱,看来这位太后是想拿朱祁钰当靶子以后再把他废掉,重新把朱祁镇迎回来,没想到她抱着只是让自己的儿子在外面转一圈儿,锻炼一下的这种想法,曾云风他决定要挣扎一下,要不老和尚的又要说中了。

  等到这位太后刚刚说完,曾云风就直接跳了出来举着象牙笏板直接对着太后说道:“臣有本上奏。”。

  这位太后也很诧异:“准奏!”

  看起彬彬有礼的曾云风言语一点也不客气:“臣有三问,其一太上皇可复立否,其二当今圣上可再废否,其三兄弟可相残否!”三个问题一抛出来,立马就把当今的太后孙若微难住了。

  这也是朝廷诸多重臣以及现在登上帝位的这位朱祁钰最关心的问题,他刚刚说完,底下的朝廷重臣纷纷嗡嗡的像蜜蜂一样交头接耳。

  曾云风步步紧逼接着道:“如三者皆可,请太后收回成命,立正统皇帝子嗣继位大统,以免皇家子弟日后自相残杀,若三者皆不可,请立今上子嗣为太子,定立国本。”

  这位孙太后的心曾云风一看就知道,这立的什么狗屁皇帝,纯粹是拿这位朱祁钰当挡箭牌,用完了就当擦屁股纸扔掉。

  曾云风可不能让这样一个好孩子落在这个私心过重的孙太后手里,回头还不得让孙太后折磨的不成人样儿。

  太后也不想立朱祁镇的儿子当皇帝,这样自己就变成了太皇太后了,还有什么垂帘听政啊,而且对当前局势于事无补,如果这个孙太后真的想让朱祁钰当皇帝,那就赶紧交权,一个太后在一个不是自己儿子的头上逞威,能有什么好搞得,还想对他也垂帘听政吗。

  朱祁镇一边是惯坏了,一边是太后逼迫的,什么都不放权,皇帝当然什么也没有学会。

  朱祁钰他都多大了,这些满朝的重臣也不是摆设,不会教吗,而且现在定立的太子还不是这位皇帝朱祁钰的儿子,到时候朱祁钰怎么传位,传给侄子吗,哪一位皇帝肯,到时必然又是一场杀戮。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usec.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gusec.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