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百零九十五章 昨日之因果_活在影视诸天
笔趣阁 > 活在影视诸天 > 一千一百零九十五章 昨日之因果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千一百零九十五章 昨日之因果

  吴伯在一旁冷哼道:“年轻人,口气不要过于狂妄,只怕我们说出来你也不敢做呀,反倒是惹到了滔天的祸事。”

  “我与我干女儿这点点安宁的生活也要被打断了。”听到曾云风的话,吴伯的气渐渐地消了,没想到这还是一位仗义的侠客,爱打抱不平。

  吴伯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姐才说道:“客官不瞒你,我也希望客官能守口如瓶。”

  “你说吧!”曾云风看着眼前的吴伯等着他吐露出话语。

  “我本钱塘人氏,生在富贵人家,这位也并不是我的干女儿,乃是我家小姐,可是谁想到,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平江钱塘军粮案案发牵连无数,我家老爷也正在其中。”

  说到这里,曾云风愣住了,军粮案那不是自己定下的案子吗,没想到居然直接牵连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女子,不是说是她的远方亲戚遭受牵连吗,怎么直接扯到她的身上。

  因为自己好吃,所以到了这里,可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自己的仇人。

  他真的没想到,这位女子居然和自己有直接瓜葛,还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说到这里,旁边的吴伯咬牙切齿的说道:“嬴无垢这贼子,横征暴敛,反复无常,仅仅因为我家老爷没有卖军粮给他,他就纵容张士德在钱塘之地大兴牢狱,牵连无数,那当地的商户被株连的数之不尽,还好我家老爷逃过一难,没有被当场在菜市口杀头,可是也被发配到那穷山恶水的琼山。”

  “哎,现如今定是日日劳作,不得返还,可怜我小姐她母亲,从小锦衣玉食,是金枝玉叶,却在发被琼山的路途中病重,差点病死澹州,你说这嬴无垢是不是天下大大的恶人?”

  “如今我家小姐是家破人亡,颠沛流离,吃尽了苦头,这嬴无垢自然有我们有着深仇大恨!”

  看着曾云风窘迫的表情,女子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打了个圆场,说道:“客官,如今,嬴无垢已死,往事已矣,唯有丐帮还在,可丐帮仍然是个庞然大物,我们这些升斗小民也更得罪不起,现如今的丐帮一言可决人生死,你又何必非要插手此事呢!”

  “若是我等连累客官,反倒不美,客官还是离去吧!”

  曾云风听到这里真是尴尬的脚都要扣到地缝里去,没想到吃了一碗面,聊起一个人,看了一个人,想起一道菜,居然会牵扯起这么多的恩怨。

  果然是江湖之中,处处都是江湖,想着在武当山应该碰不到什么仇人,没想到却碰到了,而且并不是那种凶神恶煞的,而是一种娇滴滴的仇人。

  这让孙悟空却是狠不下心,下不下杀手,若是往日的仇寇曾云风挥手就把他斩了,甚至有可能把他大卸八块。

  可是,这一名是年近六旬的老者,另一名却是待字闺中的女子,因为自己,却是流落江湖。

  这其中诸多恩怨又怎能解释得清军粮案曾云风心里再清楚不过了,那是他定的一个大案,其目的就是宁杀错莫放过。

  他心里也很清楚,牵连之人数之不尽,若说其中没有冤枉的,那根本不可能。

  可是,他现在却并不能为这些人平反,刚刚自己夸出去的海口却也无能为力。

  江南之地现如今的动荡只是一时,拿钱塘和平江开刀也只是开始,他要烧的是一把大火。

  现如今却只是一个小火苗,这火苗还要旺盛的燃烧一段时间,曾云风之所以让蛛儿坐镇丐帮,其中就是想看看这些人准备干些什么。

  天下初定,江淮以南之地,基本已被平定,反倒是守在边境的这些义军躁动不安。

  所谓内忧外患,这些内忧是曾云风当前最需要解决的事情,钱塘、平江只是一个开始绝不是结束,当前最紧要的就是恢复民生经济,而要恢复民生经济以及恢复田亩耕种,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件事,那就是这些当地的豪强富商。

  他们这些人占领田亩众多,如何才能将田亩平均到各个佃户以及流民的手上,这才是当前最要紧的事,而不是和元廷疯狂作战。

  自古以来,中原华北平原,以及蜀中,再加上长江中下游平原的这几块地方都会是产粮大区。

  控制这几个地方就可以养活无数的军队,在粮秣充足的情况下,剿灭元廷只是时间问题,而如果不能够处理内乱,反倒会把自己折腾死,到之后穷兵黩武,最后别说国富民丰了,百姓一定会怨声载道,甚至如果再有一两场天灾,就会让已经开始稳定的政局动不安。

  曾云风要趁着这几年黄河没有发神经,赶紧恢复经济民生,囤积粮草,而不是和元廷疯狂开战,现在他们需要休养生息,整顿军备,而不是和元廷发了疯一般的争斗。

  元廷退出关中是迟早的事,可是,如何才能将这满目疮痍的大地重新焕发生机才是最要紧的事。

  只此一例曾云风就不可能轻言放了这位女子的父亲,这一切都牵一发而动全身。

  曾云风面色为难,却是从怀中掏出的那枚玉佩放在桌子上,说道:“老丈,这位姑娘,实不相瞒,我现在无法帮到你们,不过五年之后,你们拿着玉佩到舒城来找我,我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曾云风说着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女子与老者看来,是这男子不敢去找丐帮的麻烦,找了一个托辞。

  可是在曾云风心里却是羞愧难当,海口已经夸下了,可是事情他却办不成,也只有等待岁月沉寂,一切安好,他才能帮着女子洗脱冤屈。

  这世界上受到冤屈的人多了,被曾云风冤枉的人也多了,绝对不止这一家。

  想到这里,曾云风叹气,可是也无可奈何,他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现在丐帮还没有建国,繁杂之事多的是,如同一团乱麻。

  他之所以离开武安城来到武当,就是理清一下思路,顺便修身养性,待着养伤。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usec.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gusec.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