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_圣僧
笔趣阁 > 圣僧 > 第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

  待到第二年秋来,方天至已足足练了一年的桩功。

  有关他天生神力的传言,由寺中空字辈长老背书,在整座少林寺里流传起来,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波。本寺已有上百年没出现过天生神力的僧人了,冷不丁冒出一个来,算是个稀奇景。在诸位师兄弟和师侄的口口相传之下,六岁的方天至从能轻松举起一个成年僧人,到能双手拔出一棵老树,俨然犹如一段传说。许多未与方天至打过交道的僧人出于对本寺的无脑自豪之情,竟然也深信不疑。

  现如今,方天至走在寺中,常有练硬功的师兄弟热情的招呼他,问他要不要举举石锁或搭手较一下力,方天至自然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开玩笑,他现在怎么可能和练硬功的成年僧人比较。要是早知道大家的接受能力如此之强,他就把补丁设置成十年了!

  拜此传言所赐,再担水时,方天至双手平举水桶上下山,也没有人管他了。毕竟谁都知道,圆意与他人不同,力气大得很。不仅如此,练桩时,传功师兄圆至也对他格外严格要求,比如测试众沙弥下盘稳不稳时,踹他的力气比踹别人大得多。

  再比如,现在方天至老老实实的站着桩,圆至不声不响的溜达到他身后,伸出木棍对着他的膝盖弯就是一戳。幸亏方天至基本功确实扎实了,不然这一下就蹲地上了。

  圆至戳了他两下,见他不动如山,不由满意的点点头。

  仲秋午后,烈日当头,罗汉堂前的青砖大广场晒得焦干。方天至与小伙伴们一动不动的站住桩,感觉脑壳都晒裂瓢了,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僧衣背襟沾湿了一大片,但也只能假装感觉不到。圆至虎视眈眈的提着木棍来回巡视,不远处的年青武僧各凑一堆,正呼呼喝喝的练拳练脚,令人极其羡慕。整个广场上,只有他们这一个方阵没丁点动静,仿佛一群木桩子成了精。

  别人什么感觉,方天至不知道。但是他自己,其实觉得并不是特别难捱,只是有点无聊。这一年的桩站下来,什么苦没吃过。练武讲究的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方天至专在滴水成冰的大寒天里顶过雪,在大暑天的酷热时分曝晒过,与此前相比,如今秋老虎再厉害,也不算甚么。更何况,时间都过去一年了,他那两项无敌の秘技也开了二十分之一的封印了,力气比之十几岁的少年也不差甚么,寻常磋磨根本不在话下,美滋滋!

  方天至百无聊赖,趁圆至背对着他,悄悄看了眼周围。刚往左边一瞧,便见一个灰袍僧人正悄无声息的站在不远处,方天至唬了一跳,因为这个僧人不是别人,正是罗汉堂的首座空相,并且空相与他大眼瞪小眼,对视个正着。

  方天至赶紧把头扭了回来,一本正经的继续站桩。眨眼间的功夫,圆至转过身来,立时瞧见了空相,他急忙快走几步过去,行礼道:“师父!”

  空相点了点头,并未揭穿方天至刚才开小差的事情,而是道:“我都瞧见了,你教得很好。往后除了练桩,他们亦可以开始练拳了。”

  圆至也对自己的教学成果颇为满意,闻言应是。

  方天至等众人听到这一句首肯,不由大喜过望,但习惯成自然,每人都仍稳当的扎在原地,一动不动。空相顿了顿,缓步走到方阵前头,放开嗓子道了句:“众僧暂且收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usec.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gusec.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